全球儿童保护青年领导力研讨会在京开幕

wxsync-2020-07-bb77585f9548a7bd784cae084a3e1f3d

由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办的全球儿童保护青年领导力研讨会于2019年7月1日在致诚公益律师楼正式召开。此次会议邀请了来自全球16个国家18家儿童保护组织的负责人或专家参加。此次会议着眼于儿童的法律保护,将围绕各国儿童保护法律框架、儿童保护体系、通过伙伴关系赋能儿童保护组织、科技与儿童保护、儿童法律保护专业人员、儿童保护组织的国际合作等多个主题展开。

1.开场介绍

首先,中心主任佟丽华就致诚公益的历史进行简短的介绍。他提及,自1999年至今,中心在儿童保护领域进行了许多开创性的工作,是中国最大的为儿童提供公益法律服务的组织。他特别强调, 在当今相互关联和相互依存的世界中,儿童权利倡导者之间必须建立一个全球合作网络,这与今年研讨会的主题——建立全球最具有活力的儿童交流与合作平台相呼应。

随后,在与会人员的引导下,进行了破冰活动,帮助大家尽快熟悉接下来14天的搭档伙伴,现场氛围十分热烈。短暂的茶歇过后,每位参会者与向大家分享了各自组织的”最佳经验”。

2.最佳经验分享part1

来自印度的Deepika Murail律师在印度本地获得了她的法律硕士学位,并拥有英国的工作经验,她主要谈及儿童虐待和家庭暴力的问题。在印度无论贫富儿童虐待都是最为常见的问题,而来自贫困家庭,缺乏良好教育的孩子无疑是最脆弱的。她所在的组织为政府提供咨询和立法建议以减少儿童虐待,为儿童虐待的受害者做法律辩护,并号召更多的律师关注这个儿童领域。她说,“我们的目标是影响印度的政策制定从而达到真正的争议,对于受虐待的儿童,我们还能做更多。”

第二位发言者Vu Ngoc Binh曾经4次到访中国,身为儿童权利和儿童保护领域的高级咨询师,他认为非政府间组织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他所在的组织不依靠政府的财政支持,从筹款到服务完全依靠志愿;解决贩卖儿童问题,保障儿童最低生活条件是其工作中重要的方面。”本地的问题还需要本地的组织来解决”,vu先生说,“我们已经进行了良好的法律实践。”

来自中南美洲腹地赞比亚的Bestone Banda出身新闻专业,拥有广播和记者的背景的他已经在志愿组织工作17年了。1996年,他和他的同伴产生投身于儿童保护领域的想法,于是他说,为什么不建一个专门的组织呢?现在,已经有250余个组织横跨全国,深入赞比亚的每一个地方。童婚问题在赞比亚已经引起政府的关注,他们曾经举行宣传活动专注解决童婚。新闻专业的他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在电视和广播中进行宣传,充分重视信息共享和信息查阅。他们也和教育部门、法律部门合作,经过不懈的努力,孩子们的所处的法律地位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坦桑尼亚的律师Nshimirimana Jacques处在一个17个组织共同联盟的儿童保护机构,如今他正关注如何在组织间构建更好的联系网络。去年他们刚刚举办了抗议非法贩卖儿童的运动。“我们推动政府制定法律来保护儿童”,Jacques提到,“我们同时为多样化的儿童案件提供法律帮助”。目前,已经有4个国家在共同协议下工作,而下一步,他们放眼于坦桑尼亚和坎昆。

3.问答环节

在分享了各自精彩的经验之后,与会者也提出了针对性的问题并作出了自己的反馈。Deepika Murali女士就帮助被指控的犯罪者也可能是儿童的问题作出了精彩的回应。Murali女士提到,其所在组织往往更多专注的是对受害者的保护;而对被指控的犯罪者的行为性质,他们不好做针对性的是非判断。她认为,事实上被指控者往往有能力雇佣高级的私人律师,受害者则只有公益律师的帮助,这些公益律师往往面临着过度工作的压力。在印度普通法系统下,施害者不需要证明其无罪,受害者承担者证明其有罪的举证责任。

她认为,问题的关键是赔偿,这些受害者往往来自最偏远的村庄、最贫穷的人家。2012年的儿童保护法令中提出这些处于劣势的人们应当有赔偿。现今的标准是每人17美元,对于真正需要的人士,这是远远不够的。令人震惊的是,在数不清的需求下,这些基金尚未使用到正确的地方上,只有少于10%的基金真正的用于案件之上。

其他与会者积极也积极对此提出自己的观点,为大家提供了诸多思考角度和反思。

4.最佳经验分享part2

来自蒙古的Bolortsetseg女士首先介绍了蒙古的基本概况。她所在的组织建立了一个线上培训平台,以培训负有儿童保护责任的相关人。在活动的开展中,她们遇到了一些挑战,例如儿童保护法的不健全、参与者缺乏专业训练,以及国家儿童保护体系的极度混乱等。同时,蒙古也有国家级、省级的“儿童权利委员会”以及“家庭、儿童和青年发展机构”。这些组织的优势在于,它们具有灵活性、容易建立;弊端在于它们与法律相冲突,16岁以下的儿童将被推迟进入监狱服刑的时间。

Maxim Murungweni来自津巴布韦,他表示,所有人的目标应该是将各个组织机构聚集在一起,从而能够共同发声。Maxim所在的组织(ZNCWC)与大学这样的教育机构合作,在大学中开设相关课程。至今,在津巴布韦全国,他们已经拥有250名成员。这些机构将进行相关研究,ZNCWC则将研究成果初步运用于实践。然而,在津巴布韦建立一个上述的非政府组织过于昂贵。Maxim和他的同事面临许多挑战,例如童工问题和儿童辍学问题。

Kiiya来自坦桑尼亚,他在C-Sema组织中进行儿童保护的相关工作。Kiiya已经在儿童保护相关领域工作15年,为了促进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交流,并给予孩子自由表达想法和愿望的机会,Kiiya开始接触C-Sema组织。Kiiya讲述了一个强奸后受害者怀孕的悲惨故事。但是在社会组织和家人的帮助下,这位受害者得以重返学校并开始新的生活。

Yego女士来自肯尼亚,她在政府的儿童部门工作。儿童服务部门(DSC)中有儿童保护官员参加所有的儿童事务,所有的相关案件都必须向这些儿童保护官员报告,以便于他们能够及时介入相关案件。同时Yego女士分享了DSC的成功的实践经验。

Sok Phay Sean来自柬埔寨,他所在的机构(CHC)提供免费的24小时电话咨询服务。在柬埔寨,每个月有1400万儿童需要志愿者的帮助。该机构的特别之处在于,其受众是具有各种问题的儿童和青少年,且是该地区唯一提供免费、长期情感支持服务的机构。

Mariya Brestnichka女士来自保加利亚,她首先对保加利亚的现实情况进行简短的介绍。在保加利亚,贫困、高夭折率、遗弃和辍学对于儿童来说并不罕见。Mariya女士介绍了自己的组织:全国儿童网络。该组织由140个民间社会组织联盟而成,与全国各地的儿童和家庭共同工作。他们希望在社会中,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家庭,享受生活和发展的机会。儿童的权利和福利也应该得到保障。

来自希腊的Stavros Milionis对其组织的活动领域进行了详细的介绍。他们通过多种方式开展工作,例如会议、网络、研讨会以及志愿活动等等,并且成功地与许多相关组织建立起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韩国的Jinhye Lee律师特别关注的是移民问题。在韩国,未经登记的移民儿童是难以得到任何保障的。她向参会者分享了许多特别的故事。比如,韩国一些城市中的孩子,由于经济原因,一出生就被父母抛弃了而被送到一种名为“小组之家”的机构中,该机构的条件算不上优良,但至少是这些孩子的一个归处。此外,还有“不存在的孩子”,是指一些移民后裔未经登记的孩子,他们面临着巨大的生活风险。因此,Jinhye Lee律师所在的组织,一直积极推动政府部门加强相关工作。

坦桑尼亚的Sabrina Majikata 女士认为,比起给予贫困家庭资金帮助,教授他们合理预算的方法更为重要。比如当地社区组织参与、良好的家庭环境营造以及对父亲角色的重视。她强调,父亲的家庭参与被视为儿童发展重要的环节。

Lopamudra Mullick则是从预防的角度出发,观点独具特色的。其认为,儿童问题的不同方面构成了一个金字塔的结构,究其根本——男女不平等,家庭因素的缺失等是儿童虐待的深层原因。与其从事后保护孩子,关注预防措施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此外,来自俄罗斯的Mayya Rusakova、尼泊尔的Sagar Bhandari等人亦从多个角度多个层面,对儿童保护问题提出了新颖见解,结合本国特色,给全体与会人员以新的感触和收获。

在Q&A环节过后,全球儿童保护青年领导力研讨会第一期至此告一段落,期待明天更多精彩的思维碰撞!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儿童权利在线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