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儿童社交媒体明星需要《库根法》(Coogan Law)来保护他们免受父母的侵害

b8014a90f603738d25c45455be1bb051f819ec3f

Jason Smith

 2018年收入最高的儿童明星之一并没出现在电影或电视上,而是出现在尺寸更小的屏幕上。2018年,YouTube频道Ryan Toys Review (Ryan玩具评测)背后的7岁小孩Ryan Kaji通过在镜头前进行玩具开箱获得了大约2200万美元的收入。

Kaji是不断增长的年轻社交媒体巨星群体的一部分。他们在YouTube和Instagram等平台上自行发布内容,通过数百万的粉丝产生了可观的广告收入,品牌合作伙伴关系和付费产品植入。尽管他的父母一直积极主动地将卡吉的收入存起来直到他成年,但小网红的收入(不同于在传统媒体行业内的儿童工作收入)并未受到法律保护,这也引发了父母侵犯小网红利益的思考。

要求将孩子收入的15%存入冻结的信托帐户的《库根法》是好莱坞保护未成年人免遭这种剥削的关键机制之一。该法律于1939年制定,并且在杰基·库根(Jackie Coogan)起诉他的父母耗尽了他作为儿童演员赚到的钱的80年后,这部法律仍然保护着年轻的艺人。然而,倡导童工权利的人士认为,这部法律并没有跟上数字时代的步伐。实际上,这部法律没有对未成年人在社交媒体上的收入提供保护措施。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因为如果没有保护,他们数百万的收入可能遭受父母的侵占。

2018年,加利福尼亚州立法者试图在童工法(Child Labor Law)中“雇用”(employment)的定义中增加“社交媒体广告”(social media advertising)来解决这一问题。该这一法案下,在数字领域工作的未成年人必须获得工作许可,并采取与《库根法》所要求的类似措施。这项努力是由非营利组织BizParentz的联合创始人安妮·亨利(Anne Henry)率领的。当在新闻中看到在一则亚利桑那州的一位母亲告诉当地一家新闻媒体后在她的双胞胎女儿们在Instagram走红之后她得以辞去她日常的工作并全职从事社交媒体的新闻后,安妮开始关注小网红的问题。新闻中的母亲用一般小网红父母常用的说辞回应着她受到的批评:“如果我的孩子玩得开心,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安妮并不这么认为。她反驳说:“如果你将形象借与他人使用,并且正在做某种事情来销售产品,那就是在工作。如果是工作的话,那么你的钱就应该得到保护。”

最终于2019年生效的议员Kasen Chu的法案与她原本提议的版本相比已经被稀释不少。在生效的法案下,如果小网红的表演是无偿且少于一个小时就不需要获得工作许可。”小网红法案的批评者认为,执行工作许可证制度就算不可能也将是非常困难的。与受制于严格的时间表和制片厂监督的传统媒体不同,网络内容可以在创作者想要的任何时间和地点进行拍摄。对于制片厂教师联盟(Studio Teachers Union)而言,这尤其成问题,因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要求拍摄现场有教育者提供教育服务。安妮解释说:“没有人认为在每个孩子制作Youtube视频的家中安插一名制片厂教师是现实的。”但是取消工作许可条款实际上阻止了该法案执行库根法律保护,因为在好莱坞,这两项是捆绑在一起的:如果父母不向工作室提供库根银行账号,那么他们的子女的工作许可就是无效的。那如果没有强制性的工作许可证制度,那么他们的父母也没有法律义务开设相应的库根银行帐户。

安妮坚持认为,尽管大多数父母可能不打算侵占孩子的收入,但他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应对孩子成为网红带来的问题。但是,由于缺乏明确的规则或法规,保护小网红的责任往往落在父母身上。塞特贝洛娱乐公司(Settebello Entertainment)的经理拜伦·奥斯丁·阿什利(Byron Austen Ashley)要求与他一起工作的父母保护孩子的收入。他说:“我在公司制定了一项政策,只有在儿童完全受库根银行帐户保护的情况下,我们才与他们一起工作。”他指出,孩子的收入仅用于支付交通和律师费等必要支出。

阿什利(Ashley)的明星客户之一是加文·托马斯(Gavin Thomas),他的叔叔在他两岁时就开始在Vine上发布他的短片,从而一举成名。在他的经纪人的指导下,现年8岁的托马斯的职业生涯正在萌芽,其中包括广告,品牌合作伙伴关系以及在中国大量的忠实粉丝。为了确保他的日程安排符合童工法,阿什利与托马斯的家人和律师团队一起计划所有非工会拍摄。他认为,劳工滥用和财务剥削总是同时出现:“如果父母出于个人原因使用孩子的收入,那么很有可能他们还为孩子计划着每天10小时的工作而不是每天结构化,舒适的工作。”

战斗火箭管理公司(Battle Rocket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Chas Lacaillade代表YouTube家庭LeBlancs,该家族以Bratayley的名字在Youtube上活动。他的公司通过将客户推荐给业务经理来弥补法规的不足。该家庭的两个女儿安妮(Annie)和海莉(Hayley),有各自的库根银行帐户,并将她们收入的100%存入银行。上文提到的进行玩具开箱的Ryan的父母也为他的Nickelodeon系列Ryan’s Mystery Playdate使用了100%政策-尽管法律只要求他们留出15%。Ryan的父亲Shion指出“他其他的所有收入来源都超出了《库根发》的要求,”他指出,相关的收入已分配给Ryan及其同样出现在视频中的姐妹的“大学储蓄,库根帐户,小额帐户和信托帐户”。但是,并非所有人都遵循这样的制度。

安妮表示,在了解《库根法》的网红父母中,许多人认为这是根本的反父母行为。她说:“这基本上是在说已经预料到你会偷走孩子的钱。”作为父母,这是一种侮辱。成千上万的父母投资于他们孩子的职业,而那些不成功的也没有获得任何回报。”但与此同时,利益相关者仍然认为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来遏制现今存在的剥削。目前,小网红们唯一的法律保护手段是等到18岁后起诉父母。至少,通过小网红法案在劳工法典中增加“数字展览”(digital exhibition)可能会提高受害者在法庭上胜诉的机会。这也为引入《库根法》打开了大门。首先要加紧努力以提高对已取得进展的认识。Kasen Chu笑着说:“我们没有进行足够的宣传,希望能依靠社交媒体来帮助我们推广这项法案。”

原文链接:

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why-child-social-media-stars-need-a-coogan-law-protect-parents-1230968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