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童子军申请破产——数以百计的性虐待诉讼现在被搁置

20200224094727

Jason Smith

CNN于2020年2月18日报道根据周二早些时候在特拉华州破产法庭上提交的法庭文件,美国童子军(Boy Scouts of America)已经申请破产。这个2月8日庆祝成立110周年的青年组织于的负债在1亿至5亿美元之间,资产估计在10亿至100亿美元之间。

申请破产的时候,该组织正面临着数百起性虐待诉讼,数千名据称的虐待受害者以及会员人数不断减少的问题。提交后,针对该组织的所有民事诉讼都将中止。代表“数百起性虐待受害者个人诉讼的洛杉矶律师保罗·莫内斯(Paul Mones)称该组织的破产申请是一场了“悲剧”。

该组织面临的诉讼当中,其中几起诉讼指控反复抚摸、接触色情内容以及强迫肛交或口交。作为回应,美国童子军当时表示,“他们对所有收到侵害的受害者深表关怀,并对在童子军期间受到伤害的任何人表示诚挚的歉意,并对有些个人利用我们的活动侵犯无辜的孩子感到愤怒。”

美国童子军称:“我们相信这些受害者所说的,我们为他们提供支持,我们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选择的咨询服务,并鼓励他们站出来。美国童子军的政策规定,所有涉嫌虐待的事件均应报告给执法部门。”

去年四月,公开的法庭证词显示该组织认为,在72年的时间里,有超过7,800名前领导人参与了12,000多名儿童的性虐待。

莫内斯所在的律师团队曾在2010年针对美国童子军的诉讼中为前童子军和性虐待受害者凯里·刘易斯(Kerry Lewis)赢得了1850万美元的判决。莫内斯在周一称那些因为破产申请而中止的诉讼的受害人将需要向破产法院提出索赔请求。

西雅图律师迈克尔·普福(Michael Pfau)的律师事务所代表着全美300名据称的受害者。他表示破产申请程序将与一般的民事诉讼程序完全不同。“他们不必披露涉及其生活经历的证词。他们的生活不会受到审查,但同时他们也失去了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对于许多幸存者而言,他们在法庭上讲述了他们的故事并迫使美国童子军解释自己的行动可能能达到宣泄的效果,但这样的情况在破产法院却不会发生。”

莫内斯说,在刘易斯案判决后,他的律师事务所接到了数百个来自成年男性的电环,这些男子声称自己是美国童子军的性虐待受害者,但许多州的时效法令缩小了他们的法律选择范围。直到数年后,一些州立法者颁布了新的法律,使受害者能够不受虐待发生的时间限制地提起诉讼才对这个青年组织提出了申诉。普福先生估计,索赔人的数量将超过起诉天主教堂的人数。“天主教的破产在地理范围上是有限的,而这里将有来自所有50个州和美国领土的索赔人。”

关于破产申请的报道早在2018年12月就出现了,当时《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童子军广告聘请了Sidley Austin律师事务所来提供申请破产法第11章破产的法律服务,但直到周一才正式提交申请。从那时起的14个月中,这个青年组织开始允许女孩加入童子军。但这一举动引起了一些争议。美国女童子军(Girl Scouts of the USA)主席凯西·霍潘卡·汉南(Kathy Hopinkah Hannan)认为这只是他们试图增加持续减少的会员人数的举措。

在八月份,美国童子军将大约120项童子军领导人的指控移交给了执法部门进行进一步调查,称该组织相信受害者,而且这个青年组织正在努力确定“其他被指控的侵害者”。

上周,该组织宣布与领先的性虐待男性幸存者组织1in6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扩大服务范围并更好地满足受害者的需求。

但是对于可能的受害人而言,该组织的破产申请却代表着逃避责任的企图。

美国童子军全国主席吉姆•特利(Jim Turley)在致受害者的公开信中写道,该组织选择申请破产是为了确保能够公平地赔偿所有遭受虐待的受害者。这封信继续说到:“美国童子军的全国组织已经发起了一项自愿性财务重组,以确保我们通过拟议的受害者赔偿信托基金公平地补偿在我们过去的活动中遭受侵犯的所有受害者。我鼓励你,以及所有受害者提出诉求,以便您可以从此信托基金获得赔偿。我们将对具体的申请方式提供明确的通知。”

原文链接:

https://edition.cnn.com/2020/02/18/us/boy-scouts-bankruptcy/index.html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