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进行了改革,但科罗拉多州死于虐待和忽视的儿童人数并未减少

21

Jason Smith

———-不到一半的儿童死亡得到了审查,儿童保护监察员呼吁采取新的程序

在过去的五年中,有146名儿童在科罗拉多州因虐待或忽视而死亡。这些您可能完全没有听说过。

根据科罗拉多州法律,相关的部门会将案件信息进行公示,但不是按照孩子的而是按案件编号。这其中只有少数会在新闻中报道,引起人们的愤怒,并呼吁采取行动。但是,绝大多数案件都不会引起注意。尽管州长任命了专门的工作组、在全州范围内设立虐待儿童热线以及花费数百万美元聘请更多的工作人员,但儿童死亡总数并未减少。

其中一起案件涉及一名4个月大的女孩,当发现她时他已经她已经没有呼吸。尸检发现她的头发中有甲基苯丙胺的残留。

在另一起婴儿死亡的案件中,涉案的家庭在案件发生前已被通过虐待儿童热线举报了13次。除了这名婴儿,他们还有四个孩子。亚当斯县的儿童保护工作人员从未进行过调查,即便是有举报称他们家中有毒品交易、或是两次房屋起火、又或者是祖母在照顾他们时手里还拿着装有病毒的烟斗。女婴去世的那天,她年长的兄弟姐妹说他们一整天都没吃饭。警官为给他们点了一个披萨。

该州的儿童死亡率审查小组在一份有关婴儿死亡的报告中发现,儿童福利案件工作者处理先前有关家庭的电话的方式存在多个问题。审查小组还批评儿童福利与执法之间欠缺沟通,以及社区中缺乏人们负担得起的托儿服务。

然而儿童死亡的原因对科罗拉多州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并不陌生,因为类似的问题一次又一次地在2012年的死亡报告中出现。虽然相关部门会针对儿童福利机构、学校、医院和执法部门提出建议,但科罗拉多州并没有任何机构负责确保相关问题得到改正。

因虐待和忽视而导致儿童死亡

在过去的几年中,由于虐待或忽视而导致的儿童死亡人数每年徘徊在35左右。图表的黄色部分显示了在儿童死亡之前他们的家庭曾被向儿童福利当局报告过的人数。在大多数年份中,大多数死亡的孩子的家庭都曾被报告给儿童福利工作者。 (2019年的数据不完整,包括未决案件)

: 黄色为家庭曾被举报,蓝色为家庭未被举报;

科罗拉多州州儿童保护监察专员斯蒂芬妮·维拉弗特(Stephanie Villafuerte)表示,这就是为什么儿童死亡人数没有减少的原因。她本周宣布了一项倡议,旨在重新启动科罗拉多州的儿童死亡率审查程序,审查由于虐待和忽视而导致的每一次死亡。科罗拉多州现在的团队只审查了其中一半。

公众愤怒的循环重复

在2018年圣诞节前后,7岁的卡登·麦克威廉姆斯的尸体被用混凝土掩盖在一个储藏室中。这起案件引起了儿童倡导者呼吁进行改革。这个小男孩当时已经不去学校了,但官员们认为他是在家上学的,因此也没人去跟进情况。

如今还没有制定任何一部法律要求儿童福利部门对在收到有关虐待或忽视后突然离开学校的儿童进行检查。

2007年,一个名叫钱德勒·格拉夫纳(Chandler Grafner)的7岁杰斐逊县男孩被关在壁橱里时饿死的案件直接导致前州长比尔·里特(Bill Ritter)在2008年成立了“儿童福利行动委员会”,该委员会除其他外建议外还要求科罗拉多州设立一名儿童保护监察员。

当时,政策制定者感到愤怒的是,三年之内有30名儿童死于虐待和忽视。然而这也比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死亡的儿童人数少。

2013年,在丹佛邮报/ 9News一项名为“失败致死”的项目之后,前州长约翰·希肯洛珀宣布了2000万美元的儿童福利改革,其中包括建立全州范围内的虐待儿童热线和个案工作者工作量研究。从那以后的几年里,热线电话和案例工作者的人数一直在增加,但儿童死亡人数并未下降。

科罗拉多州有两个州级机构负责调查儿童死亡情况。科罗拉多州公共卫生与环境部调查趋势并发布报告,其中包含特定主题的汇总数据,例如安全带安全性或自杀。国家人文服务部负责监督儿童死亡率审查小组,该小组包括案例工作者,儿科医生,立法者和其他人员,并且专门研究儿童福利制度如何防止死亡的问题。

该小组只审查在过去三年中至少有一次向虐待儿童热线举报了该家庭,并且发生该事件的县儿童虐待机构证实相关死亡、近乎致命或严重事件的原因是儿童虐待才会进行审查。这也意味着,只有不到一半的儿童因虐待或忽视造成死亡的案件会被审查。

例如,在2019年,各县对109起致命、近乎致命或严重的事件进行了调查,认为它们可能是虐待儿童的事件,但约有三分之一的虐待或忽视事件未能证实与虐童有关。而在另外的三分之二的案件中又只有一小部分案件事先有过儿童福利机构的介入以符合州审查小组的标准。

虐待儿童是公共卫生问题

根据《科罗拉多太阳报》对州数据的审查,在过去的几年中,每年约有60%的儿童因虐待或忽视而致死是在已经向儿童福利部门报告的家庭中发生的。在许多情况下,死亡率审查小组指出了县儿童福利部门可以更早介入的方式。

在亚当斯县4个月大的婴儿死亡后(事件发生前该家庭已被举报13次),审查小组写道:“该县似乎对每次举报都分别做出了反应,但没有综合区考量该家庭长期忽视的问题。”

监察员说,此类调查结果通常由县部门进行审查,但是审查小组提出的改善其他社区机构(医院,法务官,学校)的建议在由死亡审查小组进行记录后,往往就没有下文了。

在一个案例中,一名四岁的女孩因骨折被带到急诊室三次,直到遭到严重殴打并导致死亡。在对她的死亡进行的审查时发现,一名案例工作者曾要求急诊科医师认定虐待儿童的情况,但医生拒绝了。因此,儿童死亡率评估小组建议科罗拉多州的急诊科医师接受儿童虐待培训。

但是,无论是通过科罗拉多州医院协会还是美国儿科学会地方分会,科罗拉多州法律都没有实施该建议的机制。

与其他许多州相比,在已经被儿童福利所知的家庭中发生的情况中科罗拉多州儿童死亡的比例更高,部分原因是科罗拉多州的热线电话提供了许多的提示,并使父母成为儿童福利部门的关注对象。

但是当来电者报告的模糊信息不符合指派个案工作者的门槛时,各县就可以正确地“屏蔽”这通电话。

关于热线的公众意识运动导致电话数量增加,这是一件好事。但是现在科罗拉多州需要利用公众的意识将虐待儿童视为一个需要多个系统支持的公共卫生问题,包括学校到医疗机构再到非营利组织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coloradosun.com/2020/02/27/colorado-child-abuse-and-neglect-fatalities/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