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审理关键的儿童健康案件

35c5afb028b45536c614a1a7a47f527c

Jason Smith

AAP News & Journals 2020年2月25日报道

今年春天,美国最高法院的日程已经排满了,其中包括一些涉及儿童健康的案件。预计关键决定将在6月下旬的议程结束时进行。

以下是AAP跟踪的最高法院审理的一些儿童健康相关案件“

国土安全部诉加利福尼亚大学董事会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v.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该案考虑了特朗普政府是否可以通过宣布其为非法来终止“童年时期抵达者暂缓驱逐”(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DACA)计划。该计划于2012年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创立,为大约80万作为儿童带到美国的移民提供了暂时保护,免遭驱逐出境。这些孩子中许多现在已经成年,并且有自己的孩子。

最高法院在11月听取了口头辩论,当时法官可以提出问题,而双方的律师也可以概述他们的主要论点。该案预计将于6月做出判决。

June医疗服务公司诉Gee (June Medical Services LLC v. Gee

本案主要焦点是路易斯安那州要求堕胎服务提供者必须在附近医院拥有接诊许可(Admitting Privilege)的规定是否构成了堕胎权的不当负担。最高法院将于3月4日听取口头辩论。

法庭之友在报告中说:“规范流产的法律应该以证据为基础,并有有效的医学依据支持。” “由于规定提供人工流产服务的临床医生必须具有当地医院的许可的法律并不属于上述二者中的任何一种,那么不论该法起源于哪个州,最高法院都不应支持。”

最高法院在2016年判决了类似的德克萨斯州法律条文违反了宪法。WholeWoman’s Health诉Hellerstedt案中的5-3判决认为,接诊许可要求给堕胎带来了不适当的负担。从那时起,最高法院的法官组成发生了变化,现任法官们将确定路易斯安那州限制措施的命运。

可怜的圣徒彼得和圣保罗之家的小姐妹诉宾夕法尼亚(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 Saints Peter and Paul Home v. Pennsylvania

此案的重点是因宗教信仰豁免《可负担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ACA)的对雇主通过雇主赞助的医疗计划向员工提供避孕药具而雇员无需分担费用要求。 2017年特朗普政府的一项规定极大地扩展了雇主出于宗教或道德原因选择退出此要求的能力,因此威胁到妇女获得避孕药物/用具的机会。

除避孕措施外,此案中的一项广泛裁定可能会为公司因个人反对而拒绝支付其他医生推荐的医疗服务(例如疫苗)开创先例。

截至发稿时,最高法院还没有定下口头辩论的日期。

更多(或没有)

最高法院还将决定一个案件,该案件将确定《民权法》是否保护LGBT员工免受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

法院还可以针对特朗普政府的公共指控规则(Public Charge Rule)的实质展开诉讼,并对特朗普政府一项行政命令提出质疑,这一命令将为在由国土安全部监督的自许可设施中长期、甚至可能无限期的拘留移民儿童铺平道路。

原文链接:

https://www.aappublications.org/news/2020/02/25/washington022520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