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性犯罪与儿童受害人——从N号房间案看韩国法律的不足

wxsync-2020-07-f7dc16be7fd53b322f890685322f78ee
网络性犯罪与儿童受害人
从N号房间案看韩国法律的不足

引言:

韩国N号房事件爆发后,中心律师及研究员曾就“线上儿童引诱”及“线上儿童性剥削”进行撰文讨论。为进一步了解韩国就该问题的国内法的规定,中心特邀请参加2019年7月由中心举办的“全球儿童保护青年领导力研讨会”的韩国社会组织Migrant Center Friend专职律师Jinhye Lee博士就该事件撰文,以期给读者提供看待该问题的更广阔的视角。原文用英语撰写,由中心律师牛帅帅翻译整理如下:

2020年2月,韩国Telegram社交平台上发生的网络性侵害案件被曝光以来,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犯罪嫌疑人利用Telegram社交软件散布并出售通过敲诈受害人得来的性虐待视频。而这些受害人中有很多是未成年女孩。犯罪嫌疑人赵周彬管理的代号为“博士”的房间里有100多个相互关联的聊天室。这这里,警方追踪到了2000多次虚拟货币的交易记录。至少有74名被害人(其中16名被害人为未成年女性)在“博士”房间内遭受到了性剥削。

案件爆发后,韩国民众的反响非常巨大。100多万人在总统“蓝屋”网站上(Blue House Website)签署请愿书,呼吁当局调查此案。赵周彬和其他17位聊天室管理员被以“散布和出售性虐待材料”罪逮捕。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对此案进行彻查,并严惩涉案人员。各政党及相关行政部门正全力制定应对网络性犯罪的行政措施,并推动对相关立法进行修改,给与罪犯更严重的惩罚。对该事件的报道也引发了民众对包括Telegram程序在内的各种平台上的网络性剥削犯罪严重性的关注。当然,这个案件也进一步暴露了韩国法律在保护儿童免受性侵害和性剥削方面的不足:

1

“卖淫”类案件中的儿童仍被

当作“被处罚对象”,而非受害人

在韩国,网络性犯罪并非“新事物”,政府对此也并非不知情。只是在完善法律体系、保护受害人方面,政府一直表现得比较消极。根据韩国的《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免受性侵害法》,提供性交易的儿童被归类为“目标儿童和青少年”,会受到少年法上的保护性处分。他们也无权获得公职律师或者“性暴力受害人中心”的帮助。然而,据当局称,韩国政府为预防“再犯”,似乎无意废除这种“保护性处分”。这其中的部分是因为除了这种基本等同于监禁或剥夺自由的“保护处分”之外,在当前体系中没有其他为受害人提供支持的措施了。为此,卖淫案中的儿童和青少年不敢谈论他们受到的伤害,也不敢去寻求法律援助。因为根据现有法律,一旦声张,他们很可能会被送往少年拘留中心。而施害者也正利用这一点来威胁或者勒索受害人,让他们不敢报案。如此,性侵害犯罪也经常因此被压制或掩盖。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和《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明确规定,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卖淫是对儿童的性剥削,他们是“购买性服务”犯罪的受害者。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在对韩国《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履约报告第5次和第6次的审议期间,敦促韩国政府修订《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免受性侵害法》,并且将参与卖淫的儿童排除在“被起诉对象”之外。针对韩国政府的这种消极态度,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建议:“性交易和性虐待中涉及到的所有儿童均应被视为受害者,而不是罪犯,应为他们提供支持服务和法律援助,帮助他们通过司法程序维护自己权益,包括获得赔偿和补救措施”。

2

以色情为目的的性引诱行为尚无法律予以规制

在韩国,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可以处罚另一种常见的性侵害—色情目的的性引诱,即施害人与受害人之间先建立起一种信任或情感依附关系,然后施害人利用受害人的信任与其建立性关系,并且通过威胁、安抚等手段对被害人进行控制。政府对惩罚“色情引诱”类的性犯罪行为的消极态度也源于“目标儿童”与“受害儿童”之间的区别。这意味着在这类案件中,犯罪是不成立的,因为“目标儿童”自己给施害人提供了犯罪动机,而且他们也不值得像受害人那样,获得帮助。

与韩国不同的是,2017年4月英国立法机关就通过法律,对初期阶段的“色情目的的引诱”进行惩罚;在美国,无缘无故地赠予孩子的礼物或未经父母同意与孩子见面的人会受到惩罚,因为这被认为是可能进一步导致对儿童实施性犯罪的危险的行为。

3

关于“利用被害人弱势地位与被害人发生

性关系”的规定有待完善

在韩国,未成年人的性承诺年龄为13岁。这意味着,如果受害人是未满13岁的未成年人,即使没有暴力或威胁,仍可以以“法定强奸罪”起诉施害人;但是,如果未成年人为13岁以上的,除非能够证明发生性关系时存在“强迫”等因素,否则施害人是不构成犯罪的。2019年,在《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免受性犯罪法》修订版中,增加了一个新条款来惩罚利用受害人处于“贫困’”等弱势或有需求的地位,与年龄在13-16岁之间的儿童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但是,法律对“贫困境地”的定义是非常模糊的。而且,要证明被害人“经济困难”也是一个问题。而且此处将年龄的上限定在16周岁而不是18周岁,也引发很多批评。

Telegram案被爆出后,各种与此案有关的问题也被提了出来: 如对线上性剥削的运营者和用户的惩罚太轻,交易数量惊人地高,向公众公开用户的个人信息的必要性等。更重要的是,不应该忽视对处于危险中的儿童和青少年的发现与甄别,并寻求支持性的解决方案来保护他们。我们也希望政府能够找到一种方法,更多地听到受害儿童的声音。

作者:Jinhye Lee & Hwanhee Lee

Jinhye Lee: 韩国成均馆大学法学院法律博士,现为韩国Migrant Center Friend律师,已有六年公益法律服务经验,主要关注领域为儿童权利和移民工权利。

Hwanhee Lee:韩国西江大学学生,Migrant Center Friend实习生。

翻译:牛帅帅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