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拯救每年2000名孩子的生命和10000个家庭的幸福?

wxsync-2020-07-111344bfd95f2d12b176320f8ef1d98c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全国人大常委会要在6月28日开始对未成年人保护法进行二次审议。夜里2点多醒来,竟是总能想到我国每年要有近3000名儿童因交通事故死亡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175名委员,有多少委员知道我国每年要有近3000名儿童死于交通事故、有近14000名儿童因此受伤甚至致残这个残酷的现实呢?在即将审议未保法的常委会会议上,会有多少委员提出这个问题呢?我们为人父母者,又有多少人关注这个问题呢?在床上想着这个让人头疼的问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到凌晨4点多,干脆起床,写起文章来。

1

我人生最大的苦难来自交通事故

上初一那年,刚学会骑自行车,在公路上被一辆大卡车刮倒。腿钻心的疼,我知道自己骨头受伤了。我竟然伤心地和卡车司机说,你走吧,我不想活了。不想活的理由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那年父亲也在生病,我要负责冬天家里的烧柴。想到因为受伤不能上山砍柴,年幼的我竟然第一次有了不想活下去的念头。后来住院忍受打石膏的煎熬。后来腿再次出现问题,几年后进行二次手术。腿部两处锯断,锯掉一点骨头。手术是半麻,至今清晰记得那种医生锯我骨头的声音。手术后腿部用两根钢板、七根钢钉固定下来。麻药过后,三天时间,痛得在床上躺下去、坐起来,那才是撕心裂肺的痛。

后来上高中、上大学,就一直没有取出腿里的钢板。2004年去积水潭检查。专家提出,快二十年了,骨头、肌肉和钢板都搅到一起,不要再取出了。随着年龄增长,钢板负作用日益明显,但我也基本死了心,准备着这些钢板钢钉要伴我到老了。幸运的是,去年就在我单位边上的一家民营小医院,医生竟然帮我取出了这两根钢板和钢钉,医生都说想不到手术那么顺利,这是奇迹。在过去30多年时间里,这些钢板和钢钉不仅是钉在我的骨头里,也一直是钉在我的心里,成为时刻提醒我生活充满苦难的一部分。

通过手术取出了留在我腿上30多年的钢板和钢钉

2

交通事故给更多家庭带去更深重的苦难

我那时只是因为骑自行车导致的一个小交通事故,但更多因为汽车导致的交通事故给孩子们以及他们家庭带来的苦难就更加深重。

在上海,一面包车与一辆轿车在路口猛烈相撞。面包车上一名6岁男孩从坐在副驾驶座的爷爷怀抱中飞出,摔落在车窗外,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在浙江,王先生把5岁儿子放在副驾驶座上,开车路上前方车辆发生追尾,王先生躲避不及一头撞上,巨大的冲力导致安全气囊瞬间爆炸,王先生安然无事,但孩子被气囊打中,导致颅内受伤,抢救无效死亡。

在郑州,一辆轿车撞上路边水泥墩,致使车内的一对双胞胎婴儿以及母亲当场死亡。

媒体上介绍的类似悲剧屡见不鲜,很多孩子因为交通事故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还有更多孩子因为交通事故受到伤害或者致残,要忍受多年甚至一生的苦难。

根据江苏公共新闻的一篇报道,一辆轿车在急速转弯的时候,车内的孩子被径直甩出车外

根据《中国道路交通事故统计年报》(2017年度)数据显示,我国当年共有2954名儿童死于道路交通事故,13,938名儿童在道路交通事故中受伤。记得在一次专家研讨会议上,一位疾控系统的专家说,这个数字还很保守,准确的数据可能比这高得多。要看到的是,我国私家车发展非常快,截止2019年,千人汽车保有量从原来不到10辆,快速增长到180多辆。随着私家车的发展,如果不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会有更多的孩子因为交通事故失去生命、受到伤害,更多家庭会因此陷入长期的痛苦中。

3

安全座椅能有效预防交通事故给孩子们带来的伤害

当前的问题在于,交通事故对于孩子们的伤害不是不可预防的,只要采取有效措施,我们就能大幅度减少因为交通事故导致的孩子死亡率,降低伤害后果。

国内外的研究都表明,正确使用包括儿童安全座椅在内的儿童约束系统是保护儿童乘车安全的最有效手段。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的数据均表明,在汽车发生意外碰撞时,儿童安全座椅可使婴儿的死亡率降低约70%,使幼儿的死亡率降低约54%。根据《中国儿童道路交通安全蓝皮书2018》数据显示,发生车祸时,汽车内未安装儿童安全座椅情况下儿童交通事故的死亡率是安装了儿童安全座椅的8倍,受伤率是后者的3倍

在央视科学节目《加油!向未来》的一则实验中,儿童假人在使用安全座椅,车辆以50km/h速度进行模拟碰撞时,儿童假人仍能稳稳当当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而在相同速度,儿童假人使用安全带坐在副驾驶位的情况下,在碰撞的瞬间,儿童假人的脖子被安全带死死勒住。

综合以上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只要强制推行儿童安全座椅,每年就能挽救大约2000名孩子的生命,就能避免数千甚至上万孩子遭受更严重的身体伤害。未成年人保护法就是专门保护孩子们的一部法律,关系如此众多孩子们生命的问题,立法应该及时作出规定啊!

4

不论其他国家、还是我国地方都在通过立法推动使用儿童安全座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世界上有96个国家已经制定了关于强制使用儿童安全座椅的法律。在制定儿童约束系统立法的国家中,英国、德国、瑞典等国家的使用率甚至已经超过了95%,这些国家在立法后儿童乘车事故伤亡也大幅下降。大多数国家的立法中,根据儿童的身高、体重、年龄等标准规定了应当使用的儿童安全座椅的标准和类型,以便使得安全座椅的使用能够起到应有的效果。例如,英国的法律规定,12周岁以下或者不满135厘米的儿童乘车时,必须使用儿童安全座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道路安全现状报告2018》的数据, 道路交通伤害是全球5-14岁儿童及5-29岁青少年的首位致死原因

我国上海、广西等地的未成年人保护地方立法都有了关于儿童安全座椅的规定。有调查研究显示,上海市和深圳2018年的儿童安全座椅拥有率和使用率相比2014年两地儿童安全座椅相关条例出台前上述各指标均有明显提升,并且两地民众对儿童安全座椅强制使用国家立法的支持率超过70%。

《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第七条:“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以及其他成年人携带未满十二周岁未成年人乘车的,不得安排其乘坐在副驾驶座位;携带未满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乘坐家庭乘用车,应当配备并正确使用儿童安全座椅。”

《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办法》第十四条:“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以及其他成年人应当注意未成年人的乘车安全。未满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乘坐家庭乘用车,应当配备并正确使用儿童安全座椅;不得将未满十二周岁的未成年人安排在机动车副驾驶座位乘坐或者将其单独留在车内;未满十二周岁的,不得驾驶自行车、三轮车;未满十六周岁的,不得驾驶电动自行车、机动轮椅车。”

要特别说明的是,目前汽车内的安全气囊、安全带都是为成年人设计的,对体形较小、骨骼脆弱的孩子们来说,如果发生碰撞等交通事故,气囊的瞬间撞击力可能造成孩子窒息或颈椎骨折,安全带或者勒伤孩子颈椎,或者导致孩子滑出。所以说,在高速行驶的汽车内,当前的安全保护措施主要就是针对成年人的,对于本就更加脆弱的孩子们来说,是缺乏有效保护的

5

为什么未保法没能对此作出规定?

有人认为,儿童安全座椅问题最好留待《道路交通安全法》修订时再规定,我对这种观点充满忧虑。上次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时,记得我就一些问题提出修改意见时,当时全国人大一位领导对我说,丽华,这些问题可以留待刑法、民诉法等法律修订时再解决。记得我后来发言时还说了一句,但愿将来相关法律修订时不要忘了今天我们讨论的这些问题。遗憾的是,几年后相关法律修订时,再没有人来关注这些问题。不同的法律有不同负责的官员和不同领域参与的专家,在当下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时都不能解决,又怎敢奢望其他法律修订时必然解决呢?更为关键的是,谁知道《道路交通安全法》确切是哪年会修订完成呢?这期间又会有多少孩子因为交通事故导致死伤呢?为什么我们要放任这种悲惨局面继续呢?所以我说,不要再等了,当下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能够规定的就规定了吧

立法技术从来都不是大的问题,问题的症结在于我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古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常委会的委员关注这个问题,如果全国人大重视这个问题,如果最终未保法增加规定解决这个问题,那每年就能挽救2000名左右孩子的生命,就能避免成千上万家庭陷入悲剧,这对那些家庭、对国家将是多么重大的贡献啊!

如果你赞成未成年人保护法增加这个规定,欢迎将这篇文章转发出去。

往期原创

王振华判决轻了还是重了?

关于儿童乘车安全,每位父母都应当做的一次自检自测

引诱儿童套路多?揭开犯罪者的真面目!

儿童权利在线

● 微信号 : ertongquanli ●

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